热点事项 场景服务 境外人员办事
个人办事 企业办事 各市局办事大厅
厅长信箱 举报投诉 表扬警察 警事咨询 民意调查
警民互助 DV拍警察 媒体声音 各地互动
警事要闻 快速播报 公安视频 图片新闻 专题专栏
警官说案 警务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新闻宣传
风雨兼程、通宵达旦,永嘉公安全力驰援山早村
作者:      来源:省公安厅      发布日期:2019-08-13

平安时报 2019-08-13 第1版

记者 董文骐 通讯员 陈笑

一座大山被超强台风“利奇马”削去了一半,滑坡山体将溪流截住,形成堰塞湖,10分钟内山洪最高水位从一层楼陡涨到了三层楼高,又冲破阻塞……8月10日5时,永嘉县岩坦镇山早自然村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为生命抢跑,与时间竞赛。灾害发生后,永嘉公安与当地武警、消防及民间救援力量齐心协力抢险救灾,争分夺秒搜救失联人员。省、市、县三级主要领导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一线指导抢险救援工作。当天16时,省委书记车俊抵达山早村指导抢险救灾工作。

救援、救援、救援!这是现场每个人的坚定信念。8月11日,阳光再次照进满目疮痍的山早村,伤痛犹在,希望亦在。

危急时刻能豁得出去

——他们第一时间前往受灾现场救援

从诸永高速下到山早村,一路泥泞,一脚踩下去,脚直接被湿软的泥土吞噬,路上满是被吹断的树枝和树叶。山早村沿溪而建,不大,从村头走到村尾五六分钟就能走完。

记者见到永嘉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何磊时,他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衣服汗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身上,他扎根在救灾现场指挥调度救援力量、转移安抚群众,已经整整两天一夜没休息。尤其是8月10日当天,何磊在这不大的山早村来回走了近3万步。

何磊告诉记者,8月8日,永嘉公安启动II级响应,次日启动I级响应,全体民警从8月8日开始到8月10日都没休息。8月10日4时50分左右,岩坦派出所接到报警,第一时间前往处警,后发现进村的路已经塌了,警力无法进村。

何磊迅速将警情向县防汛指挥部报告,县防汛指挥部指挥消防、武警等救援力量赶往山早村。他身为4支公安机动救援队伍的牵头人,带领队员一起开辟救援通道。“进去之后看到整个村被水冲击得满目苍夷,车被水冲翻,不少房子倒塌,房间里、马路上都是淤泥……”

有村民对何磊说,几十年来,无论台风再大,水都没有漫到路上。这次山洪发生时,短短几分钟洪水就漫过4层楼高。有人在睡觉时被冲走,太可怕了。

8时左右,公安、武警、消防、驻地的军分区以及永嘉民间救援力量等第二波救援力量陆续赶到现场,投入抢险救援。

岩坦派出所于4时50分接到报警后,5名所领导班子成员中的4人火速出动,所长金福、教导员任曦冲锋在前,带领队员第一时间前往现场。

副所长厉敏也是其中之一,他向记者回忆,当时风大雨大,国道塌方,警车开不进去,他们只能徒步从小道进村。进村山路因为塌方而异常陡峭,有些地方的坡度已经超过70度,山路特别湿滑,一不小心就有滑下山的危险,个别路段还有山水在冲击。“我们先把救援绳捆绑在一棵棵树之间,再一步步下去,进村时间是平常时间的两倍。”

到了现场之后,路面上还有一些积水,民警先对幸存的群众进行疏散转移,然后和消防队员一起搬运遇难者遗体。

现场有很多断裂的木板、裸露在外的钢筋铁钉、被扯裂的电线,一不小心就会划伤,厉敏的脚腕处有几道深深的伤痕。“不清楚是被什么划伤的,很多救援队员都是受伤之后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不是这里刮伤,就是那里划破。”厉敏说,“都忙着救援,这些小伤顾不上了。”

救援当天,民警一整天就了吃一两片饼干、面包,而把送进村里的快餐优先让给了村民。

关键时刻能冲得出来

——他们逢山开路打开救援通道

西龙岭古道,是山早村山体滑坡事故救援现场的救援通道。

永嘉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作为第一救援力量,第一时间便挺进重灾区山早村进行救援,徒手清理出这条救援通道。

永嘉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陈建凯告诉记者,全体特警队员枕戈待旦,当天7时接到指令后,第一批特警队员在3分钟内便紧急集结完毕,一小时内队伍从城区快速拉动到山早村。

西龙岭古道横亘着不少被风吹断的树干,粗的一个人无法合抱,特警队员冒着雨、踩着泥泞,徒手清除这些障碍物,一步一脚印地往村里挺进,这才打开了一条救援通道。

救援通道打通后,他们又从车上搬运各种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输送进村里。同时,特警队员在外围负责警戒,安抚群众情绪,防止阻碍救援的情况发生。“这是一个空巢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在得知受灾的消息后,从省外、从温州四面八方地往村里赶。”

这条救援通道也是一条生命通道。在受灾现场,有4个小孩被一位母亲装在澡盆里托举着而得救,当时水已经漫到4层楼。相对安全后,4个小孩急需转移,何磊指挥特巡警队员将他们转移至安全地带。

“70后”特警朱恩仁用强壮的右胳膊抱起5岁大的小男孩,男孩一直哭,他用左手轻轻安抚道:“男子汉要坚强。”

“90后”特警陈亮背起7岁大的小女孩涵涵。小女孩伏在陈亮的背上安静地说道:“我爸爸上去了。”陈亮说:“你父亲这么早就转移到救援平台了?”涵涵却说:“我爸爸上天堂了。”

陈亮心里猛地一阵酸楚,他不知该如何接孩子的话。看着还穿着比她脚大出一半的拖鞋和她那满是疲惫、备受惊吓的神情,陈亮下意识地使劲用手夹紧孩子的双腿。尽快带孩子走出灾区,让孩子安全,这是陈亮当时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当时听到这话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赶紧转移话题,和她聊一些别的东西,我觉得对一个7岁小女孩来说,她可能还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正的含义。”陈亮回忆救援经历时,眼神中依然透着悲伤。

第一批特警在现场整整奋战13个小时,精神高度紧张的他们舍不得腾出一点点吃饭的时间,直到20时坐上救援队员换班的车,大家才吃上一口。饿了一天的特警队员叶龙龙原本想吃一个面包,结果只咬了一口,就趴在靠椅上睡着了。

版权说明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浏览建议
版权所有:浙江省公安厅 浙ICP备 09058571-4